无耻老贼

一个少女



反正也没人看我的拉低幼儿园水平的东西


瞎哔——的写



一个少女


  在一个统治岌岌可危的王国里,它的国王已经老了。国王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强化他的统治,去防备那些可能起义的平民,去杀掉那些可能反叛的贵族。他现在能做得到的事情是坐在他的座位上,去思考,如何让他的王国活得更久一点。

   办法是有,不过只是杯水车薪而已。国王知道再多的措施也阻止不了王国的覆灭。只是不想在他还活着的时候。

   一天,他在一次出游后宣布,他找到了一位少女,无名少女。他声称,这位少女是神明派来的,来宣告,神明并没有放弃这个国家,于是,神明让少女作为代言人,来到了这个国家,去拯救这个国家。

   那名少女的笑容,能使坚冰融化,使暴乱的心平和,使凶残温柔。

   他首先将少女带到议会上,他的大臣们对于这个少女的出现欣喜万分。大臣们在国王的示意下赞美神明的恩赐,褒扬少女的出现,他们回到家里,将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家人。

     王国里的宗教集会也在聚会时宣布了这件事。信徒们称颂神明,赞美国王。他们说,国王将会在神明的指引下,带领国家走出困境。

    平民站在街头,贵族坐在屋里,商人面对着账簿。听着声音呼喊着说,“王国将会被拯救。”

   一部人相信,更多的人将信将疑中选择相信,不相信的人被逼迫相信。

   无名少女被邀请进入皇宫,她被要求穿上华丽的礼服,盘好精致的长发,学习繁琐的礼仪,举动要符合大家的赞美。

    她被国王要求外出去与平民详见,代表神的旨意的,带着国王的许可。去安抚平民,去镇压叛贼,去打击贵族,去攻占荒原,去修筑堡垒。

   她的出现和国王的措施,无疑压下了一部分反叛的力量。稳固了国王的统治。

   办法是有的,只不过是杯水车薪。

   国王的措施再一次稳固了自己的统治,也是最后一次。

   因为几天后,国王死了。

   新的国王即位。

   新的国王想让王国继续。

   想是简单做是难。

   平民选择起义来对抗王国;贵族大臣想要自立门户;商人用金钱囤积财富,不顾他人死活;军队失去战队的能力;邻国冷眼旁观,想着趁着混乱扩张自己。

   老国王在他最后的时间里,让王国发出了最后的光,加速了它的陨落。

   新的国王承受坠落的悲哀。

   少女从神坛跌落;平民谩骂她是王国的装饰物;贵族认为她是累赘;大臣想着把她送还给神明;商人不想她,因为他们看到她已经没有了价值。

   终于,在一个春天的早上,鲜花开放,飞鸟歌唱,大地回绿。革命的军队攻占了王宫。

   义军在阳光照不到的死路里,抓住了出逃的新国王,他穿着破旧的衣衫。他只身一人,身旁没有了贵族,大臣,侍从。

   军队在王宫里找到了少女。她穿着精致的礼服,盘着长发,坐在舒适的长椅上,注视神像。在义军冲入这里时,转头看向在最前方的义军首领,笑了一下。

   新国王在被抓到时就被首领杀掉了。

   在经过审判之后,少女被定罪,她接受了定罪,接受了处刑。

   在春季的最后一天,少女在民众的注视下,走上行刑台。她披散着长发,穿着囚服,身上捆着的铁链因为她的走动而哗哗作响。

    她在台上站定,微笑着。对旁边的首领说,以后拜托你了;对行刑者说,这次麻烦你了;对下面的民众说,再见,谢谢了。

    行刑结束,行刑者宣布少女死亡。

    民众欢呼震天,庆祝少女的死亡,庆祝王国的覆灭,庆祝王朝的结束。

    一位学者记录下了这样具有意义的一天:在王朝统治的后期,她是邪恶的象征。她的死亡代表了王朝的终结,王权的终结。义军和义军首领带来了新时代。


你听懂了吗

你听懂了吗

  “你!站起来,还敢睡觉。”
  我听到这话,便摇摇晃晃的,揉着眼睛,打折哈欠,装成了一个昨夜沉溺游戏,课上一觉好眠,而且刚刚被一位极其负责的教授叫起来,却又去顶撞他的赖学生的样子。站起来,晃了两下,又故意重心不稳的样子重重坐下,发出的巨大声音让班里学生压抑的笑出了声。
  “果然够赖!瞧你这幅样子,以后也肯定没什么出息。”教授一边大声对我说着话,一边挥舞手中的白板笔。我看见他身旁因为阳光照射而弥漫着不少灰尘。
  “你听懂了吗?瞧你那样。”他拿着白板笔冲我这里指点着,但那手以前是拿粉笔的。这件事是我听班里其他同学闲聊时说的。当然,他们闲聊,没有我的份。
  我当然没有睡,可是我没有说,说也没有什么用,就像是有人说过的一样:“不懂你的人不听你解释”。
  在教授眼里,他说什么便是什么,以前被误解时,开口想解释,教授便是一句“你解释个什么?”。好不容易有一次,磕磕绊绊的说完,他戏谑的笑着,说“说完了?”,我点头,“好,坐下吧,说的多好。”,同时大家默契的笑了起来,响声震天,并且一遍一遍地学着,“好,坐下吧。”,“说的多好啊。”“哎呀呀,说累了呢。好,坐下吧。”
  这件事就像一个笑话,博人一笑,也就过去了。继续的是课堂。
  发呆的是我,与课堂无关。
  突然,教授拿着我的作业,从讲台上冲下来。到我的课桌前停下,眼睛瞪得大大的,把我身上瞪出两个洞也不罢休。一把把作业拍在我的桌子上。
  同学们见状,一个个稍稍站起身子,踮起脚尖,伸着脖子,生怕漏过了哪一个细节。靠近我的同学,脸上带着专注的神情;离我远的同学开始跳起。前排的同学让我突然想起,不知在哪里看过的,描述的是看客们像一个个被抻长了脖子的鸭子;后排同学让我觉得他们想一群急得被烫了嘴的猴,嘴里念的是“别挡着,我也要看。”
  教授,气愤的挥舞双臂,如同一个大猩猩。但,再像也不是,毕竟大猩猩不可能被学校评为优秀。
  教授吼道:“说了多少遍,引用名言后要写出这句话是谁说的谁写的。你看看你,写了吗?你这句写不上被查出来,我的优秀因此评不上怎么办!”
  “没有写上的确是我的错误,请您原谅我的错误,并且给我改正的机会。”
  “我告诉你,你不按我说的做就是和我作对。”
  “我不是想要和您做对,对于这次错误是我的疏忽,我深感抱歉。可我也希望您能有一个相对端正的态度,毕竟,对一个学生的错误先想到的不是指导而是谩骂可不是一个教师应有的。”
  “好啊好啊,你敢教训我了……”
  “我只不过是想对您提出一点建议罢了……”
  “你配吗?”教授站在我的右边,右手居高临下的指着我,厚厚的眼镜片反射出太阳的光,眼睛里透出的是勃勃生机。“我告诉你那么多遍,你听懂了吗?我告诉你,在这里,听我的,我说什么都可以。请问同学们,谁愿意来让他记住我所说的话?”
  教授是面对着我的,我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身后的全部同学的行动。我平静的看着全部同学,看着他们脸上麻木的面部,呆滞的眼神。
  然后我平静的眼神开始颤抖,恐惧在眼中不断放大,因为我看见——
  全部同学都机械的缓缓的举起右手,窗口正好对着升起的太阳,赋予他们神圣的光芒。

你在想什么

你在想什么

晴博,手游向,ooc,瞎(哔——)乱写,
与在下前文“之后的事”一同观看,效果更佳;亦可作独立篇观看。

拉低幼儿园的文笔。以及一发完结。

第三视角回溯安倍晴明思路?我也不知道。

大概是刀?
感谢现在离开的观众姥爷(深鞠躬)。

继续往下?
感谢继续的观众姥爷(深鞠躬)。

现在开始是正文:

  世上有一句话,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如果我舍去了我过去的任意一天,那我就成为不了现在的自己”。这句话使你也无数次的思考,在樱花树下,在战斗前,在被质问时,等等。最后,你得出的结论是,不管我过去怎么样,既然我现在是这个样子,那么就让我以现在的样子活着,活在当下,而不是执着于过去的“他”。
 
  你真是一个愿意活在当下的人。

  所以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这就话,即使你已经失忆;即使你也已经不是过去的自己。

  你是你自己。

  一个稀世的天才阴阳师,身世难以窥见的白狐之子,可与神明交流的法术,颠倒世间的俊丽容貌,身边是强大却愿与一起前行的同伴。

  以及一个此生,于世,难求的恋人。

  你心安理得的拥有这一切。

  可是,近来发生的事情使你打破了这种想法,不论是“过去”还是“心安理得”。

  谁知道呢。

  与你相恋的人也失去了记忆。

  那就像戏剧一样,在治退土蜘蛛的时候,两人都太过专注于敌人,而被敌人偷袭,他的头部撞到地上,他一天不醒,然后就失去了记忆。

  失去了记忆的他同时也失去了过去。

  他再不会去做他以前会做的事情了。他不会再在两人对饮时微红着脸,抽出笛子,对你说,“请允许我吹奏一曲”;对着敌人射出三箭,把敌人打败,然后回头,意气风发地对着你笑;对着院子里的孩子样的式神,故意装出凶他们的样子,但实际上,对他们的夸奖会脸红;买来神乐喜欢的糕点,带给她,温柔地,看着她一点点吃掉;对八百比丘尼的不正经的话语报以疑惑,然后再来找你,问,“那是什么意思啊?”。

  如此,许多。

  你的内心自是有愧于他,而且明明答应过自己,不会让他受到任何伤害的。

  我不小心把他弄丢了。你想。

  要把他找回来。你想。

  此后,你就一直把他留在身边。你在两人赏月时,对他说“你真是一个好汉子。”;你把他喜爱的笛子,弓箭,拿给他,满怀期待地看着他;你给他寻来仅存的古谱;等等。

  得不到回应,一切都得不到回应。

  他只是呆呆的看着你,对你的话语报以冷漠的神情;他吹不响笛;他挽不起弓;他买不对神乐喜欢的点心;他对式神的捉弄毫无反应;他对八百比丘尼的话语置之不理。

  如此,许多。

  你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无所有的内在。

  你看着他,眼神由内疚,悲伤,渐渐变为了厌弃,嫌恶。

  他不是我的恋人,他只不过是有着他的名字,外貌的空壳。你想。

  他不是我爱的他,他这个——垃圾,我应该把他丢出去。你想。

  我答应恋人不让他不受伤害,可不是他啊。你想。

  一天,你把他叫到跟前,他走到你跟前站住,却先开口,说要回去。

  也好,你想。你此次叫他来也便是要送他回去。

  他回去了,可是你对他的思念却有曾无减。

  你想他。

  于是,你便做了一个他。一个,假的他。

  “他”那么乖,那么听话。“他”会做他以前会做的事。你好喜爱“他”。

  一天,八百比丘尼回来,告诉你一个消息,一个源家的孩子死了,是与土蜘蛛战斗的结果。问你要不要去看看。你说:

  “比起过去的事情,我在意的是当下。”然后,你依旧过着你本来的生活。

  你的式神好像猜出了什么,可是它们只是式神,所以,它们没有说什么;神乐信任你,信任你的一切,所以神乐没有说什么;
不老不死的巫女看透了一切,却也只是调笑了一句,“您还真是一个现实的人啊。”一个现实到冷漠的人。

  你还是你自己,拥有着一切。

  一个稀世的天才阴阳师,身世难以窥见的白狐之子,可与神明交流的法术,颠倒世间的俊丽容貌,身边是强大却愿与一起前行的同伴。

  以及一个此生,于世,难求的恋人。

  你心安理得的拥有这一切,享用这一切。

  只是可惜,你不知道他在失忆后却依然喜欢望着院子里那棵常开不败的樱花树的原因。

  你与以前的他互倾心意的那一天,樱花树的花瓣就是这样缓缓落下。

  很好奇,你在望着你现有的一切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之后的事

之后的事  晴博

瞎写,烂到极致,ooc,手游向

还是感谢那位极有才华(?)的同学,您甩人甩的真好(?)感谢你的帮忙。

不离开吗?wwww

先博雅视角,后第三人视角,接受的话,请向下👇

快离开,严重ooc

眼前的景色是晃动的,头部被炸裂了一样的疼痛。闻到了难闻的气味,好像是躺在地上,努力想起身,仍旧在地上。向前伸出手,要拉住一个白色的人,然后陷入黑色。

再次睁开眼,头疼。外面是黑色的,屋内也是昏暗的。躺的地方是柔软的,盖在身上的是舒适的。有点好笑,弄成这个样子,是要照顾谁吗?这样的话那个被照顾的家伙也太没用了。弱小,无能。坐起来,手扶住头,才注意到旁边还坐着一个身着白衣的人,不过他好像是睡着了。他的白色长发是披散下来的,面容白皙,带着樱色薄唇轻抿,眼角的红色更是赋予了那人不一样的超脱人世的美艳。
那人动了动眼皮,醒来。面带笑容,望了过来说“你醒了。只不过还请多在休息一会,毕竟你受伤了呢。”,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 ,乖乖躺下,闭上眼睛。
那人倒是轻轻把眼睛眯起,拿折扇抵住下巴,问“**不准备说些什么吗?”。把眼睛睁开,坐起来,问他“**?是在称呼谁?不是你说要休息的吗?”。听到这话的那个人打开折扇,似乎想要掩去脸上稍稍出现的惊愕神情。然后那个人又笑“是啊,是在叫你。休息吧。”,重新躺下对那人说“请不要用那种称呼来称呼别人,好吗?别人并没有同意。”那人停了一会后说“好。可是你受伤了,先留在我这里,我看看你的情况。”
是暂且住在那人的地方了。每天就是与那人闲聊,喝酒。有一次,那人说他已经让一种名为“式神”的人转告给**的家人,说**中了咒,遗忘了许多事,让**住在他这里,方便治疗。那人喝了一口酒,接着说,而**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然后那人看过来说,“请帮助我,**是我的爱人。”一时起兴,便应许那人了。

同样住在那人家的,还有一个小女孩。不过那小女孩总是用“奇怪”的眼神看过来。一次答应她去给她买点心,买回来后才知道不是她喜欢吃的。小女孩跑到那人身边,对那人说“他买的点心不是我要的那种,他怎么了?他已经错了好几次了,他是不是忘了?”那人对小女孩说**在与土蜘蛛进行战斗的时候为躲避土蜘蛛的瘴气,没注意而被一只躲藏在野草丛里的毒蜘蛛咬到了,一时头晕,不小心摔倒,头部磕在石头上,就不小心把记忆丢了。这时那人眼睛里有一点苦涩。
不过说是帮忙,每天也没有什么事做,只有发呆,与那人闲聊是有趣的事。那人有时会拿一些物件来看。一把被保养的很好的弓,弓上有一个小袋子,一些箭,和一个笛身上有两枚叶子的笛子。那人把这些物件递过来,接过来,才发现根本不会射箭,连拿箭的姿势都是在那人的提醒下才知道是错误的。那人把笛子递过来,说让随便吹奏一曲,接过来,把笛子抵在唇边才发现连让笛子发出声音也做不到。
那人有时会说一些奇怪的话,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那人有时在望着院子里那株开的不合时节的樱花树说,这都是“咒”啊,有时那人注视着这里说“你真是一个好汉子啊”,有时那人会靠过来,轻轻用手指缠绕起黑色的发梢,有时那人又会让两人的距离变的极近,能感受的那人呼出的热气,能感受到那人略凉的手指扶上脸颊的舒适。
但这一切都因为那人没有得到回应而停止了,并且在谁都没有注意的时候,那人眼中的苦涩与悲伤一点点被冲淡,被积累下来的厌倦与厌恶越来越多。
一天,走到那人面前,也被那人叫到跟前,也是自主意愿,那人摇着扇说:“你的现在的情况也是我以前没有遇到的。我暂时是没有办法帮助你了。而你现在也是离开家很久了,你可以先回去,回到你的家里,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就可以来找我。而我,寻找可以让你恢复的方法,但这个方法十分难找,如果没有事,就请不要登门,打断方法的寻找。”,回应那人,说:“我考虑过了,如果在这里没有任何进展的话,我想出去看看,这么长的时间里,真是麻烦你了。”
走的那天,那人把弓,箭,笛子递过来,叫拿好收着。看着大门关上。坐着牛车,和叫着“大人”“大人”的人回了“家”。之后才知道每天都要先去做一件事,“上朝”。而在“上朝”时连续几天睡着而被赏赐了几个月的“假期”则是唯一的好事情。
随性走到山间,坐下休息时思考为什么那些叫着“大人”的人会一定要求带上弓,箭,长刀之类的东西,虽说在家的这几天学习了使用弓箭,长刀的方法。他们说“山间危险”,可为什么连笛子也要带上啊?而山间的景色倒是很好,望着景色发呆,回过神时发现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整了整衣衫,沿着上山的道路下山。
走到半路,突然闻到风中带着的一丝腥味,和令人作呕的…瘴气。赶快停下,躲藏起来。过了一会儿,一只巨大的,但还流着血,而且肢体也是残缺的蜘蛛便出现在视野中。想到京中传的,山间一只土蜘蛛本是元气大伤,可为了尽快回复自己,它便频频袭击山间路人居民。觉得有些不快,现在想躲开它悄悄离开山间也是不可能的了,便想只能与它战斗,把它赶走才可以了。便待它再近了一些,便突然射出一支箭,它停下,艰难地看向这里,然后发现入闯者是孤身一人而突然暴怒起来。接着向着它的头部射出三支散箭,它的头部本来就是还流着血,而两支箭射中了眼睛,一支箭射入头部。它向后退了一点,并向外释放出稀薄却有毒的气体。这本来就是在沿山的小路上,它现在离山坡不足半步,便拉满弓弦,用尽力气,一次打出三支弓箭。它被三支箭打的又往后退了半步,便有一半身子掉下山路了,有一小部分山路露了出来。虽然空气中有瘴气,让头有一些晕,还是快速跑向小路,想从那里离开,却不想它在掉下山坡之前,伸出一支爪子,勾住了左腿。一时重心不稳,摔倒在地,头部狠狠地磕到地面。和土蜘蛛一起摔下山坡去了。
源博雅醒来时发现自己和土蜘蛛躺在山崖下,刚才是一起滚下来了。土蜘蛛是背部朝下的躺在地上,它受的伤更多了,身上流出的绿色的血液,空气中腥味和瘴气混合地更加浓烈,还完好的眼睛死死盯着源博雅,残肢努力使自己翻过身,好立刻把源博雅肢解。
而源博雅则忍着头部剧痛,忍着身上的伤痛,呼吸着空气中的毒物,从地上爬起,“右手大概是骨折了,不能动了。”,他这样想,便左手拿起刀,一刀一刀的插进土蜘蛛的身体里。土蜘蛛的毒血四溅,土蜘蛛逃不开只能接受死亡的命运。渐渐的,土蜘蛛不动了,只是它的眼睛一直盯向源博雅的方向。
源博雅完成这一切后,本想着转身下山,取是直挺挺地倒下去了。“早就该倒下了。”他一边喘气一边想,或许是土蜘蛛的毒血溅在他身上时,或许是在吸入过多毒气时,又或许是在那蓝色的眼睛不再看着他时。想笑,手摸到一个东西,眼睛是看不到了,但源博雅知道是那个挂在弓箭上的小布袋,“是那个人给的御守啊。”源博雅想着,把御守紧紧攥在手里。是那个有着蓝色眼睛,白色头发的人给的,给的时候,那个人说“可以护你平安的。”然后那个人笑了起来眼眉弯弯的很好看。源博雅想到这里,也笑了,他想喊出那个人的名字“晴明”,可是已经没有力气。他在心里想着他,想着他是怎样笑着看着自己,他是怎样摇着扇子,他是……。源博雅想,一会儿休息一下,就去找晴明,好好与他比试一下,与他吵一架,叫他把自己赶出去。源博雅笑了。
晴明庭院的木门嘎吱的一声开了,不老不死的巫女走进来,面上带着不变的笑容,看着安倍晴明与“源博雅”说:“啊啊,晴明大人在和新的式神下棋啊。不过我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在集市上听闻了一个消息呢,说的是源家的那孩子死了,与土蜘蛛战斗的结果呢。源家把尸骨捡回来了呢。晴明大人要去看看吗?”
安倍晴明斜坐在廊下,眼睛斜倪着八百,说:“我对过去的东西没有兴趣,我珍惜的是当下啊。”,说完对坐在廊下“源博雅”说:“博雅,吹笛吧。”
优美的笛声顿时在庭院里环绕。

夜场

掉渣的文章,小学生的瞎写。如果不喜欢,请不要来。谢谢。

她在吧台椅上坐定,懒懒的斜看着这个酒吧唯一的酒保也就是老板,老板动作娴熟的擦拭玻璃杯。老板见她不开口,就先说道:“来这里玩,就随便点些什么吧,快下班了。”,她不快的皱了一下眉,又摆上一副不在意的神情。一个小酒吧,一个人,又是老板又是酒保。所以一天就开两个小时,开门时间不定,能不能赶上随缘的设定也说的过去。
一边用右手扣着桌子,下巴倚着左手,刚想开口要一杯烈酒,老板却先她一步“想都别想点烈酒,”说完,老板白了一脸失望神情的她,继续手中的动作,嘴也不闲着,“上次刚开门,就有人在我这里点了一小杯伏特加,然后那天关门就比平时晚23分47秒。”
她把目光移开,看着挂在门上的一串风铃。接着又重新看着老板,“两个多月之前的事了,还记得啊。”,老板叹了口气,“今天你就点不含酒的蛋奶酒如何?我这里只有两个客人喝醉过,三年又五个月前,一位客人喝醉了耍酒疯,两秒钟后,那位客人就被我扔出去,躺在大街上了。然后那位客人就再也没在我这里喝过酒。”
她腹议着,自己认识的人是怪人啊。紧接着表示,“那你不如给我一碗鸡蛋羹。随便给我一杯酒吧,加冰,加白兰地的。”
老板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调酒去了。她看着店里的荧光的,还有4分钟就到4:00的时钟,她以为店里只有她和老板两人。闲下的时间让她好好观察了下店里的布局,才发现店里还有另一个人。
那一位客人,是一名女子。留着到肩的短发,仔细看能发现发梢有烫过的痕迹。她的面前有一杯蓝色的酒,她没有一直喝酒。先看看手机,后拿起酒杯,喝一口。一直这样重复。
很快,老板来了,把酒放在她面前,说:“天堂。”她悄悄指了指那名女子面前的酒,小声问:“那是什么?”老板不在意地回答:“伏特加。”“可是颜色不同,这是蓝色的。”她的声音高了一点。那名女子好像听到了她的话,又好像才发现还有别的客人在店里,放下酒杯,转过头来,看着她,然后那女子抿唇,朝她笑了一下,那笑里有那女子的骄傲与温柔。
她被那笑容弄得有些不自在,把注意力都放到自己的那杯酒上。刚要拿起时,正听到一个清朗明正的女声:“蓝色的原因是因为加了食用色素。”她疑惑地向那名女子看去,那名女子仍是面带微笑,双眼仍带着那女子特有的神情,只不过多了些像是恶作剧成功的神色。那名女子注视着她,又开口说:“是安全的,没有过量。”
她不知应如何回应,只得僵硬的扯了扯嘴角。那名女子倒是满意了,把注意力放回了自己的酒上。
她拿起自己的酒,冰化了一小部分,尝了一口,她才想起自己并不喜欢喝酒。也忘记了,少量的酒精也会麻痹大脑,做出平时不会做出的事。她拿起这杯酒,起身,心中暗想:别怪我啊,谁叫你先作弄我呢?就让我也回敬一下吧。就这样想着,她拿着这杯酒,走到那名女子面前。
那名女子抬头,看着她,她冲那名女子笑着,双眼微眯。酒精让她的脸变红,她说:“真是对不起啊,请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她把那杯酒放到那名女子面前。
那名女子看着她,又看着酒,然后便点了点头,那名女子拿起她给的酒,一口喝完。
她笑着,说:“谢谢。”然后走到老板面前,说:“请问一共多少钱?让我来一次付清吧。她可帮了我一个大忙。”付清后,她便推开门,离开了。

再次到这里是一段时间以后,她路过这里时发现这里刚好开着,便走进去了。时间是18:06,即使这里平时不受人重视,但这里现在有不少人,老板也很忙碌。她就先在一个角落里坐着,准备等老板忙完再去要一杯橘子汁。突然,她感觉到有人碰她,她看过去,是那名女子,女子笑着看着她,手里拿着一杯加冰的蓝色液体。奇怪的人让她不自在,她忍不住开始想:她是…她来找我做什么?难到是因为之前的事?因为我捉弄过她,她生气了吧,一定是。女子把那杯蓝色液体放在她面前,说:“喝吧,我请你的。”女子笑笑,“你上次请的我呢。蓝色的原因是食用色素,安全的,没有过量。”眼里透出的是掩盖不住的捉弄人的快乐。
她拿起那杯液体,看了看,晃了晃,又轻轻地凑到鼻下闻了闻。没有酒的味道。她看着注视她的女子,又看向杯子,似乎想让杯子突然炸裂,液体四溅,然后再对女子说,抱歉。
幻想中的事物是不会发生在现实的,她放弃了一饮而尽,先小心地凑上前,抿一小口。发现只是一杯加了冰的苏打水而已。
她抬头,对那名女子说,“谢谢。”那名女子听后,笑了一下,就离开了。

再一次看到她是在一段时间后,在一天的黄昏的时候。那名女子推门进店,发现她坐在吧台椅上,女子对她微笑,说你好。她只是茫然不解的看着女子。然后那名女子给她点了一杯天堂,她看着面前的天堂,犹豫过后,给那名女子回点了一杯伏特加。

后来,老板在与一次客人聊天中吐槽,竟有一位客人在他这里醉了两次,醉完就笑。那位客人一边吃玻璃碗中加了糖的碎冰块一边惊奇地表示老板居然没把那位喝醉的客人扔出去。

想法来自歌曲:EXEC COSMOFLIPS
小学生文章
求轻拍,轻喷,如果真的感觉不适,请自行离去
原创,首发

希望神明聆听我的祈祷
匍匐在神明脚下的我
恳请神明予以众生生存
生命即使众生存在的意义
任意损毁即为罪恶

恳求神明倾听我的话语
拨开云雾,给予光明与希望
将泥沼中的众生救赎
与其将善与恶混沌一起降罪
不如让众生睁开空洞的眼

与神争执着,是否要确认我的自己
虽是感谢神的创造
可是金科玉律终也会打破
与其说是神创造了人
不如更改为人救赎了神

反抗着神的指令
要以极速奔向最低点
众生抬头凝视上方
尽管是无善极恶
先今的正确建立在以往的错误之上

火焰燃烧,大地开裂
在废墟之上观看废墟
外表的华美麻木了神经
毁灭时才觉不瘫一击
众生的欢呼不会停息

第五张

完结快乐。